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界风采

大漠“提刑官”——“酒泉好人”杨建忠

发布时间:2021-01-29 09:40 发布者: 浏览次数:

随着近几年来各类刑侦法医剧情大火,法医这个神秘而特殊的职业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他们身穿警服,冲在案发现场第一线,执一把“柳叶刀”让死者“开口”还原真相,哪里有非正常死亡现场,哪里就有法医的身影。现实中的法医与影视剧中演绎的有什么区别?
下面,小编带你走进敦煌公安看看法医的真实生活……
法医是刑警队伍中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职业,也被公认为是最苦、最累、最脏、最可怕的职业之一。“血腥、死尸、腐臭”这些词是与法医关联最多的,在常人眼里,这一行更不是一般人能干的,需要极其过人的胆识、缜密的思维、高超的医术以及近乎冷酷的心理。就是这样一个人人畏而退却的岗位,有人却默默坚守了26年之久,他就是敦煌市公安局主检法医师杨建忠,战友们都亲切的称呼他为“杨法医”。与逝者对话,无字处读书,不被理解,孤独守护,他把整个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敦煌公安法医事业。
法医工作在整个命案侦破过程中可以说起着把舵定向的作用,“方向永远比努力更重要”这决不是一句空话,侦查方向错了,做再多的努力都是无用功,有时候反而适得其反。自杀、他杀、亦或意外事故死亡……准确的判断是确定下一步侦查工作的关键。杨建忠作为敦煌乃至酒泉地区资深的权威法医,担负着周边个县市局和行业公安局的法医检验鉴定工作,外科手术刀、开颅锯、比例尺……是他的武器,案发现场、冰冷的解剖台是他的主战场。每年检验尸体近百具,出具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上千份,物证检验百余份,无一差错,为许多重大案件的侦破提供了坚实可靠的科学依据。同时他还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侦破了一起又一起命案和疑难案件,惩恶扬善,捍卫了法律的尊严。
“让死者发声,为生者维权”是法医的神圣职责,杨法医的工作就是让尸体“开口说话”,还原事实真相,雪冤禁暴、伸张正义。2004年11月,肃北县牧区发生一起涉枪刑事案件,致一人死亡。杨建忠同志奉命前往雪域高原的案发现场进行尸检取证。肃北县地广人稀,名为草原实为荒漠,海拔高,11月的天气早已大雪纷飞,道路难行。杨建忠同志和战友们连夜讯问了已被警方控制的犯罪嫌疑人,并押着犯罪嫌疑人顶着暴风骤雪和极寒天气,克服山高路滑和雪野车陷等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翻山越岭在茫茫雪原里经过2天艰难跋涉,终于到达海拔4200米的甘青交界热水沟山案发现场。为赶在天黑大雪封山之前下山,杨建忠顾不上吃饭就立即投入现场勘验工作。由于死者已在冰雪中放置七天,尸体已经冻僵,尸体检验非常困难。杨建忠冒着零下20度的严寒,跪在地上长达两个多小时,饥寒交迫加高山反应,使他头晕胃搐,手脚僵硬。他咬牙忍痛坚持工作,小心剥离冰冻的尸体进行检验,查找留在尸体里的弹头。经过数小时的努力,终于在皮下组织内找到了三枚弹头,并坚持完成解剖、照相、录像、固定、提取物证、缝合处理完尸体等工作,结束时杨建忠带着乳胶手套的手已经冻的僵硬,无法伸直。随后,杨法医不顾一天的饥饿、劳累、高山反应,靠着一往无前的坚定意志,在独自行走都困难的冰天雪地里,硬是帮助死者家属将尸体抬回山下的死者家中。
天黑返程再翻越海拔4800米的羊头大板山时,半腿深的大雪已将来时的山路掩埋了。警车走得很慢,不时滑向半山坡,不断地陷入雪中,杨建忠和战友们一次次下车用铁锹铲除积雪,车拉人推,一米一米拼命往前挪。天寒地冻、高山反应、手机无信号、车辆断油、人员断粮……,杨建忠和战友们被困在了人迹罕至的野马滩。此地距出发时石包城派出所还有60多公里,留下只有等死。杨建忠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着,报信!绝不能让战友和犯罪嫌疑人任何一个倒在这里。他主动请缨,带领一组民警押解犯罪嫌疑人步行前往石包城乡寻求救援,由另一组看车待援。河床里的河水还没有彻底冻硬,一脚下去就踩进了冰碴子水里,棉衣、棉鞋被浸湿,瞬间又冻成了冰。饿了,吃一口积雪;渴了,啃一口寒冰。由于体力严重透支,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摔倒了多少回,疲惫、寒冷、饥饿和恐惧拷打着杨建忠的肉体和意志。大雪迷的眼睛都睁不开,战友们在风雪中走散了,杨法医就将自己和嫌犯的手铐在一起跌撞前行。在严寒、困顿的煎熬中,杨法医感觉到自己仿佛已快到了生命的极限。最后不到1公里的路程,他几乎是连滚带爬了近1个多小时。终于, 经过12个小时的跋山涉水,杨建忠拖着铅块一样沉重的双腿,拼出最后一点力气,敲开了派出所的房门。由于杨法医坚持着提前爬出了茫茫雪域,给后面的营救工作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使得整个行动中没有发生嫌疑人和民警伤亡。
从现场发现的一滴血迹、尸体上的一处微创而使案件告破,从提取到一枚指纹、一根毛发而使案件真相大白,从准确严谨出具鉴定结论让逍遥法外的罪犯绳之以法,这就是杨建忠同志作为一名法医的终生追求。他用初心鉴证忠诚,用无畏解读信念,用青春、热血乃至生命书写了一名大漠“提刑官”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