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警察与群众沟通的八个小技巧

发布时间:2019-10-12 10:12 发布者: 浏览次数:
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二、“成熟的麦穗总是弯腰点头。”民警与群众打交道,首先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绝不能以为自己胜人一筹、高人一等。如果我们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与人沟通的时候就处在了一个特别不受欢迎的位置。大家都讨厌你,你还怎么与人相处?
我们经常会听到身边有的民警抱怨某个群众爱抬杠,对公安印象不好、态度差,这样的人就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他一定无法与人很好的沟通。当我们在心里对自己说“他怎么敢这样跟我讲话”的时候,千万要想一想“别人说的话是否有道理”、“人家凭什么就不能这样跟你讲话”。杜绝高人一等的官本位思想,是警民沟通的前提。要知道“成熟的麦穗总是弯腰点头”,趾高气扬者只会头破血流。
二、要营造适合沟通的氛围
“中国人讲话很少开门见山,都要寒暄一番。”的确如此,我们平时与亲友一起吃饭还要先等“门面酒”下肚才开始介绍宾客们相互认识。这个嘘寒问暖的过程之所以必不可少,是因为双方在沟通前需要表示友好、充分释放善意。金庸小说《鹿鼎记》里的主人公韦小宝之所以能左右逢源、每每逢凶化吉,正是因为他懂得这个道理。无论他官做多大、如何有钱,遇见“江湖”上的朋友他都会很热情地拍拍对方肩膀说:“大家好兄弟!”,然后万事可商量。
民警在与群众沟通的时候也需要利用一个提前的环节来了解对方脾性,稳定情绪、缓和气场,营造适合交流的氛围,以此来拉近距离。那么如何营造适合交流的氛围呢?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与群众交往能从对方最关心的事、最着急的事、最苦恼的事入手,讲礼貌不去摆谱,说实话不绕弯子就行。“你爱人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你家的水管修好了没有?”、“家里现在还有什么困难?”——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能站在群众角度替人着想,多关心一下别人的事,沟通便成功了一半。
三、多说小话,少讲大话;有礼有节,不卑不亢
一般来说小话是亲切的话、关心的话,讨论的也是我们能够解决的问题,大话则是指官腔,指虚话。民警在工作中最讨厌说大话摆架子的人,将心比心,群众对公安打官腔也特别反感,觉得这个人一定很不实在、难打交道。所以我们在与群众沟通时一定要立足于“小”,多说小话、实在的话、关心的话,少说大话、少用大道理来压人。
有些民警会说“我是普通科员,没有一官半职跟社会上的人不好讲话,工作不好做。”这其实是责任心不强的一种表现。无论对方的身份、背景、经济实力与社会地位如何,不管我们自己有没有职位,都得做到有礼有节、不卑不亢,平等地与群众交往。普通老百姓会觉得你很有亲和力、讲道理、值得信任,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人认为你很有修养、秉公执法,也会敬你三分。
四、不要随便“为民做主”
“把决定权留给别人。”谚云:“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而在当今的法制社会,封建时代那种事事想着为民做主的“父母官”已经不值得我们提倡。尊重民意、关注民生,都要求我们要把决定权留给群众。事实上无论是谁,你让他做决定,他都会觉得自己很受重视,反之你替他做决定,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中国的家长在教育子女时往往有着相同的苦恼:“自己明明是为他好、替他着想,孩子却总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一点也不领情。”这就是因为我们惯于越俎代庖替人做主而忽视了别人的感受。同样,群众在与公安交往时也有自己的期望和选择,民警应该更多地倾听群众心声,真诚地给予帮助。在工作、交往中,如果我们的民警能站在群众身边给他们提提建议、帮帮忙,远比直接替他们决定什么更容易让人接受。
五、给人留“面子”,多讲“妥当话”
 “只要有面子,中国人是最讲道理的,没有面子,他就不讲理。在对比中、日、西沟通方式的时候,曾仕强教授分析西方人最理性,日本人最感性,中国人则可以称为“情性”。所谓情性,是指中国人特别好面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确实如曾仕强教授笑言是“一不认错二不认输”的民族,所以总会对一些事情讳莫如深。即使面对群众的“不情之请”,民警也尽量不要直截了当地拒绝。因为“只要没面子,他就不讲理。”要想使对方听得进我们的话,单纯把话说清楚是不行的。有时候你说的越对,对方会觉得越没面子。所以民警在纠正群众某个错误的时候,最好回避人群先单独与之交流。实践证明:不给别人“面子”容易遭遇不必要的阻力。总之,民警把话说清楚不等于把话说好,一定要注意讲话的时机与场合。即使要分是非也要给人留面子,力争在圆满中分出是非。
六、要多听多想,少说后说,给足群众话语权
民警要主动把话语权让给群众,“少说”是沟通的美德,“后说”是工作的需要。
路上的车多了,就容易出事故,交流时讲话多了,也容易有摩擦。群众与我们打交道必然有话要说,大家都七嘴八舌就容易吵架。只有我们自己少说一点,群众才能多说几句,得到提想法、表达意见的机会,此外“多说无益、言多必失”;后说,是指我们要在多听群众讲话的同时也为自己腾出一个思考的空间,以便把经过大脑加工的东西妥当地表达出来。此外,不要在群众叙述时插话。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时我们突然打断对方的话,可以打乱他编造谎言的思路,往往能收获奇效。但由于插话本质上是一种相当失礼的行为,实为警民沟通的大忌。
七、少讲道理,要以“礼”制胜,以“德”服人
曾仕强教授指出沟通时“要少讲道理,以礼制胜,以德服人。”我国是礼仪之邦,“礼”其实也是警民沟通能否成功的关键。礼让三分,与别人便更好说话,尊重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实践证明:民警作为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如果能在与人交往的时候做到彬彬有礼,会给对方留下很好的印象,也容易使人信服。交警在纠正违章行为前都先要敬一个礼,敬礼本身就是一种很重要的沟通。我市交警队一民警就曾在一次执勤时用“十六个敬礼”成功地解决了沟通的难题,被民间传为佳话。
“有道理”的话,别人听了往往会更来气,事实上道理越是浅显,越使人反感。因为那些“有道理的话”说了也等于没说,反而容易使人误解产生副作用。所以说在与群众沟通时,民警“讲礼”要比“说理”更加重要、更有成效。
八、用心听人说什么,不要计较怎么说
曾教授在讲座中指出“用心听人说什么,不要计较怎么说”是能确保沟通百分之百成功的秘诀。
这其实就是要求我们在与人沟通的时候做到“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有些民警往往对群众如何表达太过在意,而不关心别人想表达什么,这实属本末倒置。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事实上,人们怎么说话很多时候可以显现他的心理状态,但并不是要故意说给某个人听,群众也没有必要去刺激民警。如果我们能不受无效信息影响,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就真正懂得了警民沟通的艺术。每个人性格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表达能力高下有别,不同时候的心情也不一样,公安工作恰恰就要求我们学会同形形色色的群众相处,一个高素质的民警应该沉着冷静、平等和善地待人,不对别人表达的态度和语气斤斤计较。